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黄光裕方对三项指控持异议拨开重重迷雾【扬州】

发布时间:2019-07-19 13:16:16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黄光裕方对三项指控持异议拨开重重迷雾_联商资讯中心

黄光裕的两个妹妹前来旁听。张玉军摄 走上法庭的黄光裕,与那个曾经占据报刊封面的 中国首富 几乎判若两人。羁押17个月后,黄光裕脸庞明显清瘦了许多,看上去与41岁的年龄并不相称。当年那个揣着4000块钱来京闯荡的黄光裕不会想到,自己此后的财富人生会如此跌宕,最终如梦一场。眼下,他双手空空坐在被告席上,半生经营的百亿身家,此时此刻已成了身外之物。

随着案件开庭审理,笼罩在黄光裕身上的重重迷雾终于明朗。详解案情,我们发现,黄光裕并非手眼通天、构筑灰暗政商网络的黑金人物,而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一个草根出身、17岁离家打拼、成长于草莽年代、不守规矩的商人。

庭审现场

黄光裕方对三项指控均持异议

今天上午,黄光裕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公司董事长许钟民、黄光裕妻子杜鹃一并出庭受审。两家被告单位 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派出代理人应诉。

早8时,蒙蒙细雨中,法院门外已围满中外媒体记者,现场架起了转播车,1位美国记者也排在了等候领取法院旁听证的媒体队伍中。近9时,工作人员上班,排在第一个的记者要求换取黄光裕案的旁听证,却被告知有30个席位的第二法庭旁听证已发放完。

接待大厅门外,一辆黑色路虎车停在了法院门口,车上下来一名黑衣女子,正是黄光裕的小妹黄燕虹。另外一辆黑色雷克萨斯中端坐的是其姐姐黄秀虹。在黄光裕被抓后,比黄小4岁的黄秀虹已接替黄光裕执掌鹏润公司。为避开媒体视线,姐妹俩会合后悄悄驱车离开了法院大门。

此时,在接待大厅地下一层,黄光裕的辩护律师、 京城名状 田文昌独自躲在角落里,但很快还是被几家电视媒体发现。田文昌表示不接受采访,并强硬地冲出 重围 。

紧接着,国美、鹏润的诉讼代理人以及杜鹃的律师许昔龙,许钟民的律师刘东根、赵国华都迅速通过了安检。当独自到达的田文昌搭档、律师杨照东走进大厅时,几乎被蜂拥的记者挤倒。与此同时,在法院北门,代表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出庭支持公诉的 十杰 检察官吴春妹等人,乘坐一辆标有 检察 的警车进入法院。据称,黄光裕一方将对3项控罪均提出异议。

9时20分,黄光裕的两个妹妹也在保镖的贴身护卫下走向了审判楼,在那里,他们将见到阔别已久的二哥黄光裕,他们的大哥黄俊钦此时仍在羁押之中等候起诉。

今日庭审还有一大看点 国美公司的辩护意见。对于被控单位行贿罪,国美电器曾于今年3月1日发布公告称:没有发现公司的任何资产和资金被挪用及用于起诉书中所声称对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行贿的用途。这一声明显示了国美对单位行贿事实不予认可,以此推断,国美有可能在辩护中否认单位行贿指控,并主张定性个人行贿。这将明显不利于同案被告 国美集团前董事会主席黄光裕。今日国美能否念及旧情,将于庭辩中揭晓答案。

中行贷款案

受牵骗贷案为人还贷

经记者多方了解,在2006年轰动一时的中行骗贷事件中,黄光裕本人涉案,其实与其兄黄俊钦无关,与当时被抓的原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行长牛忠光也无关,也不涉及大肆骗取房贷、车贷的富豪原罪。黄光裕的鹏润房地产公司涉嫌骗贷案,是因一个叫冯辉的人而起。黄深陷其中,皆因埋头逐利而惹祸上身。但是,只懂得金钱交际的黄光裕,最终将事件引向了另一个结局。

骗贷人出逃黄光裕顶缸

2001年,黄光裕开发的首个楼盘鹏润家园尚有4万平方米待售,其中一栋名为 豪苑 的大厦因户型偏大而滞销,黄为此煞费心思。一天,售楼处报称,有人要大量买房。见大主顾上门,黄光裕亲自接待了对方。来人叫冯辉,北京建业投资有限公司老板。见面后,冯辉表示他要将豪苑大厦整栋买下,用作出租经营。黄光裕大喜。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冯辉整体买下豪苑大厦大部分住宅。不过,由于资金有限,冯辉决定以假按揭方式向银行骗贷,他找来很多身份证和鹏润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并向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办理按揭,鹏润公司作为开发商履行担保责任。实际上,银行贷款最终到了冯辉手中,由冯辉负责偿还按揭,他同时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鹏润支付双方约定的购房款。

之后几年,冯辉把豪苑大厦改造成写字楼,并成立物业公司对大厦进行物业管理,出租效益一直不错。就在此时,中行贷款案案发。黄光裕在报纸上吃惊地看到,审计署在审计中行贷款过程中,发现鹏润家园在中行有3亿余元虚假按揭贷款,涉嫌贷款诈骗,案件已移交公安部。黄赶忙联系冯辉,冯称会处理此事。但很快,冯辉就联系不上了。原来,冯辉此时已经出逃。他旗下的公司还涉及向中行获取虚假车贷。

事件曝光后,警方对黄光裕和鹏润公司展开了调查。满城风雨中,黄光裕无计可施,他试图联系负责此案的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北京直属总队总队长相怀珠。此时,相怀珠也正想找黄光裕,让黄就鹏润公司涉嫌虚假按揭贷款的问题说明情况。

很快,相怀珠带着下属与黄光裕见面,要求黄配合调查。黄光裕说明自己没有非法占有贷款,同时表示现在找不到冯辉,鹏润公司作为这笔业务的信用担保方,愿意履行担保责任归还贷款。黄光裕还希望警方加紧调查,减少对国美的负面影响。

据记者了解,虽然鹏润和国美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但在鹏润曝出贷款案后,与国美合作的银行纷纷作出反应,下调了国美的授信额度,使国美在全国失去了20个亿的信誉额度,资金链一度极为紧张。受此影响,国美的供货商开始谨慎观望,不敢再大量供货给国美。

看着国美整个经营受到影响,心急如焚的黄光裕一再联系相怀珠,希望警方尽早撤案。同时,黄光裕兑现替冯辉履行剩余还款义务的承诺,他按相怀珠要求,把3亿资金汇到北京直属总队指定的中行账户中。但出乎黄光裕意料的是,银行以不符合正常还贷程序为由,拒绝鹏润还贷。黄光裕只得再找相怀珠协调,让银行把钱收下。

出借 百万供相怀珠炒股

2007年初,公安部经调查后,对鹏润公司涉嫌骗贷案发出了 撤案通知单 ,鹏润公司随即发布了新闻通告。没过多久,各地银行逐步恢复了国美的授信额度,供货商方面也逐渐正常。此时的黄光裕大大松了口气,他首先想到的,是要感谢相怀珠。黄提出要为相怀珠临时解决一套住房,被相怀珠回绝。黄并未放弃对相的拉拢。在相怀珠获得公安部分房后,黄光裕提出赠送全套家用电器。一番推却之后,相怀珠难敌盛情,与妻子前往黄光裕旗下门店挑选了电视、空调、洗衣机等家电,总价值6万余元,均由黄光裕签单。

2007年八九月间,在一次宴请相怀珠时,相怀珠的妻子李善娟抱怨炒股赔了不少钱,许钟民便在饭桌上将黄光裕布局中关村股票的消息透露了出来。但相怀珠夫妇没有多少资金炒股,得知这一情况,黄光裕马上将100万元资金 借 给相怀珠夫妇。

就这样,曾查办证券大案而受重用的公安部干将,搭上了中国首富内幕交易的便车。可叹的是,夫妇俩东拼西凑投下181万资金,最后不但全仓套牢,还因此背负了受贿百万的重罪指控。

国美税案

百万 封口费 答谢孙海渟

中行贷款案并不是黄光裕2006年惟一遭受的调查,几乎在警方调查贷款案的同时,国家税务总局也对国美公司及其下属公司展开了全国性的税务稽查。但两起调查的区别在于,前者沸沸扬扬,后者却进行得悄无声息,税案详情至今未曾披露。

据检方指控,国美税案结束后,黄光裕给负责此案的原国税总局稽查局三处处长孙海渟100万元作为答谢。不过,与外界猜测大不相同,黄光裕并不是请托孙海渟在处罚中手下留情,而是希望税务机关对新闻媒体三缄其口。因此,这百万贿金,实为 封口费 。

国美被罚8000多万

2006年,已被中行贷款案搞得焦头烂额的黄光裕突然听说,国税总局稽查局启动了对国美的税务稽查。黄光裕对此非常惶恐,他怕的不是要缴多少税,而是骗贷案尚无定论,如国美再曝出税案,将出现供货商上门追账的可怕局面。

按黄光裕的强势要求,国美销售电器后至少要占压货款3个月,全国门店由此生成高达上百亿元的现金流,这成为黄光裕手中无偿占有的资本筹码。用别人的钱炒股、炒期货,投入各种资本游戏,甚至进行内幕交易,这就是黄光裕的盈利模式。这种模式依赖充沛的现金流,一旦断裂,有崩盘之虞,还会引发股市停牌。所以,稳住媒体,保证舆论环境不再恶化,成为黄光裕的头等大事,他为此不惜用钱来摆平。

2006年八九月间,国税总局稽查局处长孙海渟约谈黄光裕。作为资深稽查官员,孙查办过多起税务大案,当年曾任刘晓庆税案的专案组负责人。首富黄光裕,正是孙海渟在仔细研究过富豪排行榜后,亲自圈定的调查对象。同时,国税总局接获举报,终致国美税案案发。

在国税总局,黄光裕第一次见到了孙海渟。在陈述了国美的财务状况后,黄光裕表示自己主观上不会偷逃税款,国美愿意积极配合税务稽查,查出问题愿意承担责任。但黄提出,希望调查不要向媒体公开,最好能保密调查,避免对企业造成负面影响。孙海渟公事公办地回应,如果国美配合,可以考虑不予曝光。

离开国税总局,黄光裕还是放心不下,他决定让许钟民通过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一大队副队长靳红利约请孙海渟吃饭。靳红利所在大队负责涉税案件,与税务系统非常熟络。对于黄光裕的邀请,因靳红利作陪,孙海渟并未回绝。宴席上,黄光裕讲了国美的处境。孙海渟表示理解企业的难处,称税务部门在稽查过程中有工作纪律,不会对外披露。

对于国美税务问题,孙海渟明确告知,国美收取供货商的返利、进店费、上架费、店庆费应缴增值税,而不是营业税。对于国美股权转让中出现的增值问题,由于国家出台新规,国美应补缴企业所得税。孙海渟还要求黄光裕主动申请缴纳个人所得税。孙以玩笑的口吻对黄光裕说,在国美税案上准备好1个亿来缴税。黄光裕笑谈间满口答应。

此后,针对国美的全国性税务稽查持续了1年,各地税务机关相继下发了处理决定,最终连补交税款外加滞纳金、罚款,国美集团总共缴纳了人民币8000多万元,其中包括黄光裕缴纳的800多万个人所得税款。不过,国美税案始终未向社会披露。黄光裕得偿所愿,决定答谢孙海渟在税案中的关照。

遭索贿奉送120万现金

2008年初,黄光裕再次约请孙吃饭。席间,趁房间里没有别人,黄光裕把装有10张银行卡内存100万资金的信封递给了孙海渟,说稽查没给国美造成不良影响,非常感谢。喝得醉醺醺的孙海渟也不知信封里装的是什么,推辞不过收入囊中。

次日,酒醒的孙海渟拆开信封,看到每张银行卡背面赫然上写着 10万元 ,不由吃了一惊。几天之后,孙海渟主动约黄光裕吃饭。见面后,孙海渟没提银行卡的事,却趁黄光裕离席的间隙,不动声色地把卡塞进了黄光裕的外衣兜。吃完饭,孙海渟走出餐厅道别时,才点破了退卡的事。黄一听就急了,赶紧回房拿了衣服,拦住正要离开的孙海渟,说这些钱可以先拿去做投资,等赚了钱再还也不迟。最终,孙海渟半推半就地笑纳了。

据孙海渟供述,后来他曾几次想将卡退回,但没禁得住诱惑,还是把卡留下了,但卡中的钱他没敢动。2008年11月黄光裕内幕交易案发被警方拘留后,孙害怕被牵连,将内存百万的10张银行卡剪成碎片,投入厕所下水道冲走。据记者了解,涉案的银行借记卡原本是黄光裕给公司高管年终分红准备的,是由国美财务人员用借来的若干身份证开设,每张卡背面写有金额和密码。孙海渟收取的银行卡资金是否如其所说未被动用,已无从查证。

除孙海渟外,负责北京国美公司税案的北京国税局稽查局梁丛林、凌伟也各得50万元好处。对从中牵线搭桥的靳红利,黄光裕让许钟民酬谢对方30万元。但靳对此并不满意。黄光裕不敢得罪对方,又把靳叫到他在鹏润大厦的办公室,将装有120万现金的拉杆箱交给了靳。

据记者了解,国美税案中的4名涉贿公职人员都已先后在市二中院受审,4人全部控罪均来自黄光裕一方的行贿。孙海渟被控受贿100万,靳红利被控受贿150万,梁丛林、凌伟各被控受贿50万元。庭审中,只有靳红利否认控罪,称自己拿钱是受托去行贿其他官员。可事实上,靳红利将他收取的150万元全部存入银行,进行了理财投资。

内幕交易

失算中关村

在黄光裕内幕交易罪中,检方起诉书并未载明获利情节,而是以股票公告日的账面收益额作为取样,代为阐述案件情节,这在此类案件中极为少见。黄光裕布下的中关村赌局,似乎已成一团乱账。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关村上的失算,是黄光裕个人落败的直接导火索。

借保安身份证开户炒股

像所有内幕交易一样,黄光裕的操盘手法并不复杂,就是在适当时点吃进中关村科技公司股票,然后坐享消息公布后股价攀升。黄光裕亲自挑选的操盘手也并不专业,只有一人有证券公司从业经历,其余都是没有证券从业背景的亲信,其中还包括杜鹃的堂妹。操盘手们没有固定交易场所,均按黄光裕、杜鹃电话指令下单买卖。为防事情败露,黄严禁所有人在公司上网交易。

黄光裕是惟一知道内幕交易全程的人,他利用股票账户和相关联的银行账户分别设置的特点,动用了两班人马,分别掌控股票账户和银行账户,这样操盘手拿不到资金,管资金的不能买卖股票,黄以此掌控全局。

内幕交易共分两个阶段。检方指控,在拟将上市公司中关村与其经营管理的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事项中,黄光裕作为中关村的实际控制人、董事,指令他人于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间,使用其实际控制交易的龙燕、王振树等6人的股票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976万余股,成交额共计9310万余元,至6月28日公告日时,6个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348万余元。

记者得知,黄光裕使用的股票账户,都是指派手下借用身份证开设的。起诉书中所载的王振树,其实是鹏润大厦保安。而这个身份证,竟然是黄光裕亲力亲为,自己向王振树借来的。当然,这名普通的保安员不可能知道,堂堂总裁会拿自己的身份证去开户炒股,更不知自己名下的股票账户曾有上千万资金汹涌进出。

新账户大进大出终败露

随着黄光裕动用资金量不断增大,单一账户的股票数剧增。为避免太过招摇,黄光裕开设了更多的账户,用以分摊资金,有买有卖,正可掩人耳目。

此后,从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一个半月时间里,黄光裕调集资金,以79个股票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1.04亿余股,成交额共计13.22亿余元。这一时期又适逢2007年大牛市疯狂赶顶阶段,中关村股价直线上涨,于9月28日停牌前悬停于14.76元高位。

正是在停牌前的9月21日,黄光裕借钱给相怀珠夫妇买入中关村股票,从相怀珠进场时点来看,黄光裕作为中关村科技公司的大股东,当时应该是对中关村的前景和股价寄予厚望。

起诉书中,检方选取了2008年5月7日至中关村复牌公告日作为节点,指出黄光裕当时的账面收益额为3.06亿余元。但就在次日,中关村股价蹿升到17.8元的最高价后,就掉头向下一路暴跌,黄光裕此时出货多少不得而知,不过直到他被抓时,还在以两三块钱的价格抛售股票。

黄光裕更加失算的是,他处心积虑逃避监管却仍漏洞百出,其操控的账户特征太过鲜明:都是新开户,资金量巨大,且在同一时点大进大出。监管部门调查发现,这些账户的主人根本不知开户之事。此时,黄光裕败露已成必然。

非法经营

澳门豪赌输掉10亿港币

黄光裕的非法经营指控来自于一起将8亿元人民币非法转移至香港兑购成港币的事实。按我国法律,在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以外买卖外汇属非法,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黄光裕之所以非法换汇,是缘自他在澳门豪赌,输掉了超过10亿港币!

参赌不带钱输赢记账

赌,是黄光裕性格的鲜明特征,也是他最大的嗜好。2003年,经香港立法会议员詹培忠介绍,黄光裕结识了有 公海赌王 之称的连超,自此踏进了 海王星号 公海赌船及澳门当地的赌场。对于这样一位公众人物,赌场方面有相当经验,确保其隐秘出入于赌场贵宾厅。

黄光裕参赌时从来不带现金,只凭自己的富豪信誉,就能在赌桌上拿到数千万元筹码下注,输赢记账。刚开始时,黄光裕的信用额度是6000万港元,后来提升至三四个亿。如果黄光裕的信用额度用完,就由他的赌场代理人、国美电器执行董事伍建华出面,以伍的名义写下欠条。赌场的人都知道,伍建华代表黄光裕。

2004年,国美电器借壳上市后,黄光裕将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务交由杜鹃打理,而自己则热衷于国美在内地业务的拓展,以及在香港炒作期货和在澳门赌博等活动。几年来,黄光裕无数次流连于澳门赌场贵宾厅的百家乐赌桌旁,曾一次就输掉过亿港币,他累计输钱则超过了10亿港币。

通过地下钱庄非法换汇

根据赌场规定,赌债有两个月的豁免时间。通常情况下,黄光裕用他在香港减持国美电器股份套现的资金还债,但有时赌场方面催要得急,伍建华会将此情况汇报黄光裕,黄就指令从内地公司划款到伍建华提供的账户。而这些账户,就是连超外甥女郑晓微和其夫在深圳经营的地下钱庄,本案非法换汇事实正与此相关。

跨境钱庄在内地接收人民币,在香港将港币资金打到指定账户,全过程资金不发生实际转移,地下钱庄从中收取手续费。

据了解,经营赌场同时染指地下钱庄,是连超家族为满足内地大户赌客专门从事的关联生意。目前,郑晓微和她的丈夫已因操控地下钱庄被判刑。

检方指控,黄光裕于2007年9月至11月间,通过郑晓微等人私自兑购港币。而黄光裕称,他只是把钱打到伍建华提供的银行账号而已,并不知道这是地下钱庄的账号,伍建华从来没告诉他地下钱庄的事。 (北京晚报)

换向阀厂家报价

蒸汽阀价格

扬州周边印刷样本